15分鐘穿越二郎山 川藏第一險變通途-新華網

15分鐘穿越二郎山 川藏第一險變通途

2019-09-23 10:58

  新中國成立之時,從四川内地到藏區無現代公路。1950年10月1日,康藏公路(1955年更名為川藏公路)開建,10餘萬築路大軍用巨大代價,建成從成都平原到喜馬拉雅山腳下的“天路”,搭建起一條連接雪域邊陲西藏和内陸戰略運輸的生命通道。

  二郎山是川藏公路第一天險。1998年,當時全國最長和海拔最高的公路隧道——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全線貫通,《四川日報》1998年12月21日第1版、23日第5版連續刊發報道,濃墨重彩地記錄了這一曆史時刻。日前,四川日報記者王眉靈和當年采寫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全線貫通報道的老記者林衛一起,重訪二郎山隧道,回顧進藏公路幾十年來的巨變。

  新二郎山隧道。

  再訪現場

  曾經的天險

  翻山如過鬼門關,打通隧道難上難

  從成都出發,走成雅高速轉接雅康高速,從新溝收費站出口下,再行進約20公裡就到了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全程3小時左右。這讓林衛很驚訝:“這麼快就到了!”林衛曾多次穿行二郎山老路、二郎山隧道,都是走國道318線,這是第一次走2018年全線通車的雅康高速。熟悉的目的地、新鮮的旅程體驗,讓這趟重訪,有了強烈的新舊對比。

  二郎山隧道的天全端入口,矗立着一座刻有《歌唱二郎山》歌曲的石碑,這首歌唱修築入藏公路解放軍官兵的戰歌,曾唱響全國。林衛當年在報道中也引用了歌詞,此次重訪,他撫摸着這塊2012年立的石碑感歎:“以前要翻二郎山,是真的難!”

  二郎山陡峭險峻、氣候惡劣。其老路盤山而建,道路兩邊一側懸崖、一側峭壁,一年有3/4時間不是遇到冰雪,就是遇到暴雨和濃霧,這裡事故多發、經常斷道,駕駛員每次翻山都猶如過鬼門關,“背心要驚出一身冷汗”。

  二郎山老路交通瓶頸,影響到甘孜州及西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1996年,二郎山隧道開建,曆時2年,于1998年底貫通。“二郎山隧道當時是全國最長、海拔最高、地質最複雜的公路隧道,建設很不容易。”林衛回憶,當年采訪建設二郎山隧道的鐵道部隧道局三處和武警交通一總隊時,曾聽聞隧道開挖中遇到的各種危險,一名現場指揮長就曾被卷入洪水,所幸後來死裡逃生。

  說起建設往事,也勾起了代槍林的共鳴。現任雅康高速公路公司副總工程師的代槍林,參加了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雅康高速二郎山隧道這兩座新老二郎山隧道的建設,此次陪同我們重訪。他透露,20年前,四川公路基本沒有隧道,也沒有相應的技術力量積累,對二郎山隧道的建設有人持懷疑态度,認為打不通。建設臨近尾期時,保險公司都不敢續保了。“斷保”後三個月,隧道成功貫通。

  老二郎山隧道外,川報老記者林衛(左)回憶當年的采訪情景。

  現在的通途

  三條通道穿越川藏第一險,如今15分鐘過新隧道

  穿過二郎山隧道,眼前豁然開朗,甘孜境内天高雲淡。

  21年前,二郎山隧道打通後,川藏公路翻二郎山從原來海拔2800米的垭口降低到海拔2200米的隧道,避開了最危險的路段,節省3小時行程,行車更安全。林衛當時寫下2000餘字的通訊《洞開希望》,将二郎山隧道的打通比喻為“為藏區經濟騰飛插上了金色的翅膀”。

  “對藏區的意義非常重大。”代槍林提到了一個細節:隧道剛貫通,藏區群衆通行願望十分迫切,經省交通運輸廳、當地政府審慎研究後決定,每天下午2點到4點,二郎山隧道暫停施工,讓群衆出行。就這樣,一年時間車輛每天單向通行,從尚未建完的二郎山隧道進出。

  二郎山隧道的泸定端,新建起了一座文化牆,镌刻着川藏公路的變化曆程。茶馬古道、川藏公路國道318線老路、國道318線二郎山隧道、雅康高速二郎山隧道,作為建設者、新聞人,看着新中國成立70年來進藏公路翻天覆地的變化,兩位親眼見證曆史的人在這裡感慨不已。

  “20年前,4公裡的二郎山隧道是國内最長隧道,現在的二郎山高速公路隧道長達13.4公裡,還是雙洞!”代槍林告訴我們,從二郎山隧道開始,四川逐步積累起公路長隧建設經驗,在川藏線上相繼打通了鹧鸪山、高爾寺山、剪子彎山、卡子拉山、雀兒山等普通公路隧道,雅康、汶馬等高速公路也穿山越嶺進入藏區,四川的山區公路建造水平走在了全國前列。

  至今,翻越川藏第一險的二郎山,已經有了三條通道:第一條是于1969年全線建成的川藏公路南線,垭口海拔2800米;第二條是1999年通車的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海拔降低到2200米;第三條是2017年通車的雅康高速二郎山隧道,海拔隻有1500米,完全避開了冬季易積冰、積雪路段。海拔不斷降低,通行時間也在不斷縮短。以新溝到泸定為例,走三條通道,用時分别為半天、1小時和15分鐘。

  代槍林說,有了老二郎山隧道,進出藏區由難變通;2018年雅康高速全線通車後,進出藏區由通變暢,“冬季翻山不用再給車輛輪胎挂鍊條,可通過高速公路快速到達成都,從康定到成都,一天往返完全沒有困難。當地群衆說,這一次是徹底解放了。”

  離開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後,我們特意去山下感受了新二郎山隧道。從新溝站上高速,汽車以時速80公裡行駛,大約15分鐘就穿過長隧,出收費站即是泸定縣城。

  回望夕陽下的二郎山,一個感受萦繞心頭:川藏第一險不再險了!

  1998年12月21日四川日報報道。

  記者手記

  川藏線上的“兩路”精神

  采訪中,“兩路”精神被時常提及。

  “兩路”,指的是新中國成立後,為西藏修建現代公路而建的川藏公路、青藏公路。60多年來,在建設和養護公路的過程中,一代代交通人形成和發揚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頑強拼搏、甘當路石,軍民一家、民族團結的“兩路”精神。

  千裡川藏線翻越了整個橫斷山脈的14座大山,跨越了諸多江河,橫穿了8條大斷裂帶,有數千人為此犧牲,被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天路”。二郎山是川藏線上從成都平原到青藏高原的第一座高山,當年築路部隊在修建川藏公路的二郎山險峻路段時,每公裡就有7位軍人為它獻出了生命。

  川藏線上,一直有奇迹。20年前,打通二郎山隧道,建設者創下了“四個一”(沒有出現一次投訴、沒有一次因質量問題返工、沒有出過一次事故、沒有一人死亡)的紀錄;20年後,13公裡長隧穿過二郎山,超過1公裡懸索橋跨過大渡河,高速公路修到了藏區。隧道裡程不斷“拉長”,建設理念不斷進步,這是科技的進步,是一代代交通人緻力于創新、突破的成果,是“兩路”精神在支撐。

  研究了半個多世紀的川藏鐵路即将開建。在這座世紀工程上,還将誕生更多的建設奇迹。推動、促進藏區發展,“兩路”精神永遠閃耀。

  當年川藏公路建設現場。(翻拍自二郎山隧道展闆)

  精要撷錄

  以陡峭險峻、氣候惡劣聞名于全國的二郎山,不僅是千裡川藏線上的第一道咽喉險關,被人們稱為“天塹”。這裡常年冰雪、暴雨、濃霧、泥石流、滑坡不斷,緻使該路段行車事故多發、斷道頻繁,加之全年3/4為雨雪天氣,交通運輸極為困難。當地有諺語:“車過二郎山,像進鬼門關,僥幸不翻車,也要凍三天。”二郎山已成為制約甘孜州及西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瓶頸”。解決“瓶頸”問題的唯一辦法,是打通二郎山隧道。

  二郎山隧道建成後,将比原川藏公路二郎山段縮短裡程25公裡,縮短行程時間3小時,并避開了山頂事故、災害頻發路段,保證了道路暢通和行車安全,為加快發展甘孜州和西藏經濟創造了條件。

  一語成真

  為藏區經濟騰飛插上金色的翅膀

  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貫通,本報當時的報道這樣說:“一洞貫東西,通的是人流、物流、信息流。”“二郎山隧道為加快發展甘孜州和西藏經濟創造了條件。”“打通二郎山隧道,必将為藏區經濟騰飛插上金色的翅膀。”

  在二郎山隧道管理站幹了20年的羅衛東介紹,二郎山隧道打通前,經國道318線進入藏區的車輛以大客車、大貨車為主;隧道打通後,自駕遊小車逐漸占據主流,客流發生了明顯變化。隧道設計通行量為4000輛次/日左右,但2010年以後日高峰車輛達到了1.2萬輛次。

  雅康高速通車後,車輛有了分流。二郎山隧道日車流量2000多輛次,主要是大型重貨車及部分自駕遊車輛通行,仍是物流的主要幹道。

  時光軸

  1950年

  康藏公路(1955年更名為川藏公路)新建工程啟動

  1954年

  川藏公路北線(即國道317線)正式通車

  1969年

  川藏公路南線全部建成通車,列為國道318線的一部分

  1999年

  川藏南線改造咽喉工程——二郎山隧道建成試通車。改造後的川藏公路較老路節省裡程25公裡、省時3小時,避開了危險路段

  2004年

  川藏北線鹧鸪山隧道建成通車,縮短裡程45公裡,确保了國道317線鹧鸪山段全年交通暢通

  2014年

  雅安到康定高速公路開工,這是四川甘孜藏區建設的第一條高速公路

  2015年

  國道318線東俄洛至海子山段公路改建工程全線建成通車,川藏線通行條件大為改善提升。三級公路從新都橋直達海子山,其中高爾寺山、剪子彎山、脫洛拉卡山均可從新建隧道穿越,将原來的10餘小時車程縮短為5小時左右。同年,汶川至馬爾康高速公路開工

  2017年

  雀兒山隧道建成通車,國道317線上海拔最高的垭口成曆史,繞開了2個多小時行程的危險山路,可确保國道317線常年通行。同年,雅康高速雅安至泸定段通車

  2018年

  雅康高速全線建成通車,高速公路直達甘孜州首府康定。同年,國道318線折多山隧道開工,建設标準為二級公路,建成後,翻越“康巴第一關”車程将由一個半小時縮短為8分鐘

  2019年

  汶馬高速100公裡路段通車(記者 王眉靈 攝影記者 楊樹)

責任編輯:鄭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5027685